雜思

renyuneyun Fri 28 February 2020 1 mins

隨着疫情,謠言和闢謠跟隨而來;同樣地,各種其他思潮也跟隨而來。我這些年因着各種因素,逐漸對以前不太看得懂或簡單歸結爲「愚民」的事情有了更爲系統的認知。這次事情給了我更多樣本,進而確認自己的認知。

本來最近時間較爲緊張,沒有機會能下筆描繪。然而本週一起突然感冒,因頭疼休息了很多天。加之週四玩桌遊時和人討論到不吃肉、環保之類東西,由於沒能表達清楚自己觀點(英語也是問題之一),所以最終覺得還是寫寫比較舒心。

本篇沒有「唯一」的主題——當然也可以說本篇的主題是「描述最近確認了的想法」。

先入爲主與黏着

謠言這事天天有、時時有,所以本身也不算什麼新聞。我感覺(猜測)謠言的產生機制和流傳機制應該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也不打算越俎代庖。

然而我感到比較難受的是,即使對一件事闢謠了,對同樣的一個人,他還會再次被哪怕只是稍微改頭換面的同一謠言蠱惑。

在這次肺炎疫情中,我父母那裏就出現了這事:我在早期(大年初幾的時候)就和他們說過「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這一說法的可笑性(雖然是用來輔助證明另一個事);但在(十)幾日之後,他們發來一篇文章,其主旨是「此次的冠狀病毒是美國人研究的生物武器」,而通篇絕大多數內容卻是在說「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並以此爲證據說本次病毒也是。

這件事其實讓我聯想起了我之前就體會到的事情:改變一個人已有的認知比從零開始塑造一個人的認知要難不知道多少倍。

我覺得這兩者應當是類似的,甚至可以說是一樣的。一個人的頭腦或許在長期塑造中,形成了一些特定的結構,因而會對某種特定形式的東西(比如文字)迅速反應。這本身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以加速處理,快速響應。但問題恰恰也就在這裏:如果這是錯的呢?如果對這件事不應該如此處理呢?

我記得聽人說過有本大約叫《思考的快與慢》的書,提到過這種「加速」的說法。但我並沒有讀過它,所以不知道書裏究竟是深入討論了,還是只是不斷重複「快慢思考」「要去做慢思考」。

我猜神經科學(或認知心理學啥的?)中應該有這類理論,但我對神經科學並不熟,不知道這叫什麼。

正是這種模式的存在,使得人們會有種種的先入爲主或思維定勢,而且使得它們甚是黏着,難以修改。

更進一步,如果這整個思考模式都是錯的呢?如何修改這一思考模式呢?對這一點,我似乎從來都沒有見過解法。而且就我個人經驗來看,不論是我對自己的剖析,還是對其他人的觀察,似乎都證明了「修改」已有的思維模式是一件極難的事情。

刪除和屏蔽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是一貫不支持屏蔽的(各種意義上的),更是時常嘲諷各處出現的「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本內容不予顯示/已被刪除」。

我以前的認知是:屏蔽沒有用,因爲這種東西總會再次出現的,而且網絡的結構決定了總有途徑訪問/總有人能再次發出。從事實來看,似乎那些拍腦袋的官僚們對此已經形成了路徑依賴,而且完全不思悔改——一個相當簡單的例子就是敏感詞不斷追加

現在,我在原先的簡單認知之上,又多了一重認知:有的刪除不是那幫官僚們要做的,而是平臺自己要做的,但扯上官僚的虎皮,而且包裝得似乎自己也是惡政的受害者一樣。這一認知很重要,甚至直接刷新了我觀察世界的目光——衝擊力不亞於我第一次看到「中國經濟今年要崩潰」。

可以說,正是這些平臺自己的一波波操作,使得我意識到從當年的公知到現在的他們以及整個西方世界主流輿論(無論這個詞是什麼意思)拼命掩蓋的一件事——資本不是中立的。這一認知直接導致「公民——政府」二元對立構建起的民主框架的「完美」轟然倒塌,進而使得我又重新看向了那仍然飄蕩着的幽靈。

當然了,這些額外的認知並不改變各種屏蔽和刪貼的腦殘性。甚至在對抗謠言上,這一行爲甚至是加重了謠言的散佈。爲什麼?其一是這正是培育陰謀論的土壤——許多謠言本身就是陰謀論,而刪除行爲恰恰「證明」了陰謀的存在。其二是資本不在乎謠言還是真相,只在乎增殖,也就是閱讀量/影響力,因而可以在此分一杯羹的平臺自然也是有力只出五分。

我在六七年前(2013或2014年)一次和我父親討論謠言的時候想過,國家(政府)如果真心想治理謠言,那麼就應該建立一個統一的闢謠平臺(反正又不用花多少經費),並且支持貼上(潛在)謠言然後平臺自動識別匹配闢謠文章,而不是一刪了事;各級單位尤其是宣傳部門也應該拿出平時瞎折騰的功夫來宣傳該平臺的存在。我後來在和其他人聊到該話題的時候也是秉持這麼一種觀點。直到今日,這樣一個平臺依然沒有出現。相反的是,在本次疫情中,我倒是看到騰訊有一個闢謠平臺(雖然不知是否是微信專有的),而且是最廣爲宣傳的,內心感覺實在是微妙。

類似地,我對謠言的態度是不要刪除,而進行標記。這既是對「闢謠」濫用的防範,也是出於前面提到的謠言對照的考慮——反正你總要找個地方歸檔的,何不留着原始的掛在那看個樂呵?本次,同樣是騰訊,同樣是微信,我看到了針對被認定是謠言的公衆號文章打開前的額外頁面,提醒說這是謠言,並且直接給出闢謠文章的鏈接。

我是不相信任何公司的「良心」的(雖然以前信過,然後被事實狠狠教訓了一頓),所以騰訊會這麼幹要麼是受到一些它難以拒絕的壓力,要麼是意識到這樣可以搶奪話語權,爲自己平臺(也就是微信)爭取更多用戶和生意。巧的是,微信公衆號有廣告,騰訊會得一波收入;微信朋友圈會被投放廣告,騰訊白得收入;微信小程序(尤其是遊戲)的收入,騰訊要收一筆不小的稅

醫學和門戶之見

這次的事件是「疫情」,所以「理所當然」的,事情很容易就燒到中醫上了。我在以前的博文中說過我對中醫的態度,而這次的觀察並沒有超出我以前的總結。

中醫和西醫(或者自詡是「現代醫學」)狂信徒都是一回事,只不過信的東西不一樣。醫學是爲了治病救人,不是聖戰的戰場。只有療效有意義,其他的一切都是扯淡,都是。現代醫學好就好在給出了許多原理和方法論,而狂信徒們腦子裏只有結論而沒有方法論,所以我說他們根本不是相信現代醫學。

我以前說過,我覺得中醫(的視角和理念)不在現有科學體系內,所以中醫不科學。這一句的前提是認識到「科學結論」或者「科學體系」(本質上是[應用][應用]物理學)只是「目前」、「眼下」、「迄今爲止」的結論,並不一定就是「完整」、「完善」的。人類歷史上不是沒有過這種自負,但一次次事實都證明這種自負是錯誤的。兩朵烏雲並不只是十九世紀的物理學有。因而,「科學」還是「不科學」不重要,「正確」還是「不正確」纔重要。

科學比其他的許多東西好,不是因爲科學叫什麼,或是因爲誰說過,更不是因爲你從小就學。之所以比其他東西好,是因爲科學的方法論,是因爲它可以最爲可靠地給出並且發展結論,是因爲它可以接受推翻已有的結論。但這個方法論並不僅僅侷限於物理學,而是可以用在方方面面上。中醫絲毫不例外,完全可以依靠科學方法論修正理論體系,最終和現有的生理學整合起來。

我希望對於接受的病人,可以直接讓中醫進行臨牀對照實驗——反正現代醫學目前對此沒有什麼解法,上個中醫最差也不會有什麼損害。這樣結果無論是證明中醫對此有效還是無效,最起碼是實驗給出的結論。

然而現實卻是,政府號召要同時進行中醫的試驗,然而西醫狂信徒一邊宣稱中醫沒效果,全是自愈,都是安慰劑,一邊又不接受臨牀試驗。我就弄不明白了,如果你真的相信一個東西是安慰劑,那麼爲什麼不允許進行試驗以證明它是安慰劑呢?還是說,你其實內心深處只是在恐懼自己的認知被否定,所以只是在拒絕任何的這種可能性——換言之,其實你知道中醫有用,但是只是不願意相信?

主觀、感情和環保

開頭提到,我是在和人討論「環保」「素食」之類的話題之後想起來寫本文的。之所以是在這話題,是因爲近些年在這幾個話題上,那些宣傳者極度喜歡打感情牌。

討論的核心其實是素食這回事——在他們的話術中,素食可以減少肉類生產,於是在能量利用效率上提高(畢竟說食物鏈一級只有20%傳遞效率),而且還減少了飼養家畜(尤其是牛)的溫室氣體排放,使得地球能養活更多人;而且動物有感覺乃至感情,吃動物好殘忍,你會去吃你家養的狗麼?看起來挺好對吧?所以來先信了我們呀。然後發現不好吃怎麼辦呢?沒關係,我們有「吃起來像肉的素食(豆製品)」,同時解決了蛋白質攝入問題喲;我們還有素食者奶酪,吃起來很像真的奶酪喲。什麼,這比吃肉蛋奶還貴?這是爲了環境必須付出的代價,而且一旦規模上來了,那麼就便宜了呀。

的確,食物鏈傳遞效率是一回事,直接吃草的確比吃肉更「有效」;而且牛的溫室氣體排放確實很高。然而後面的說法卻並不靠得住。地球能養活多少人是一個問題,但人類爲什麼要繁殖那麼多呢?真·計劃生育不比限制食物來源要好得多?餵養部分禽畜以利用人類無法利用的植物或土地,比純粹吃素要來得更高效一些吧?那些模擬肉類口感或味道的素食產品,其加工過程消耗多少資源,其增味劑的原料又要消耗多少資源,是否真的比生化反應更高效?

以上是純粹理性和客觀方面的思量,已經足以讓我無法贊同以環保爲名義進行的素食運動。而感情部分亦是實在很詭異:爲什麼你認爲只有動物有感覺,而植物沒有?植物對外界刺激有反應,爲什麼你會認爲它們沒有感覺?人類只是無數生物中的一種而已,爲什麼覺得自己特殊到已經可以繞過自然的規律?

和人拆招到這裏,對方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理由來反駁了,畢竟這是人類知識中的一個邊緣部分。「如果植物有感覺,那我感覺」。他們的理論基於這個邊緣收縮於他們預期的部分,而我則是指出其潛在的另一種可能。我對這個話題其實也沒什麼好答案,但畢竟我看到了其背後的思維:調動感情,讓感情支配並利用理性。而其背後的推手,顯然不會是一兩個真心這麼覺得的人,而是那些生產素肉的廠商,只不過他們不一定直接出頭,而是僱傭推手罷了。

類似的還有那個瑞典的女孩,當然還有最近的那個德國女孩。他們的做法和說法已經不再看客觀現實,而是純粹進行主觀營銷乃至煽動。環保不過是其背後推手的藉口,商業纔是真正的目的。

相比之下,我朝政府的宣傳部門實在是只會吃乾飯。植樹造林和防控沙化這事的效果居然還得NASA的報導纔讓本朝居民知道,那麼在外國人眼中更是毫無作爲。在以前其實我們也談過環保之類的問題,她說她完全沒聽說過中國對此做過什麼。

當然,還有一個更有趣而腦殘的說法,那就是中國人吃豬肉佔據全球比例很高,所以所有肉食造成的環境問題主要是中國人的問題,所以解決問題要說服中國人去吃素。還有是另一位蘇格蘭人說中國人的消耗太大,所以他做任何的環保努力都沒用,所以就不做任何努力。模式其實都類似,都是用部分正確的話引導出一個完全不符合事實的走向(結論)。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