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沉

自然灾害下,可以改进的技术运用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8月05日(周四)

前些天河南暴雨,超过历史极值,导致数地遭遇灾情。我身为河南人,家乡遭灾,自然是十分揪心和关注。在收集、转发、建议的循环中,我发现了一些本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而这些只需要进行技术改进并辅以轻微相应培训。我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呼吁,但用处显然不大。于是,在情况已经基本稳定的当下,我尝试将其整理出来,期待将来可有改进。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另:本文亦发在B站: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2513521

目睹问题

我在此之中目睹的状况和问题有许多,有些是不可避免的,有些则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解决或大幅改进的。下面我举几个比较典型的例子,然后对其反映的问题进行整理。

1. 信号中断

在灾害发生之初,绝大部分人还可以发布信息,分享灾情。但过了半天左右,问题开始出现,一些地区的基站受到了影响,信号质量下降,乃至没有信号。

其中个人认为最严重的是地铁五号线的状况。这次运气似乎还不错,受困于郑州地铁五号线的人仍然大规模有信号,于是可以通报情况,按目前的消息看,大部分人算是有惊无险。 但仍有其他地方 …

使用PipeWire取代PulseAudio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6月10日(周四)

几周前在这篇博文中偶然发现PipeWire这个声音系统,其中对Carla的展示让我眼前一亮——我之前就想要是有这么个图形化交互,那么配置PA时候会直观且省事很多。

稍微多看了看,发现它是Red Hat所开发(PulseAudio似乎也是RH开发的),(号称)用来取代PulseAudio和Jack这两个声音系统的软件——(号称)目标是提供兼顾最终(普通)用户和高级/底延迟需求的用户的一套系统。另外,它也不只支持音频,也支持图像,似乎是为了在Wayland上共享屏幕而这么考虑的。

最近花了一点时间,用它取代自己一直在用的PulseAudio,发现还挺简单的。更换后有许多优点,也有(如果处理不妥善的话)个别软件的兼容问题。正巧我想起来自己以前在配置声音系统上遇到许多坑,所以这里稍微讨论一下Linux上的声音系统(我用过的几个),以及我切换到PipeWire和玩耍的过程。

Linux的声音系统

由于各种各样的历史和许可证原因,Linux上有许多和声音相关的部件,包括但不限于ALSAOSSPulseAudioJack。虽然断断续续用过一年多的Ubuntu,但我刚接触Arch的时候对这些东西还是一头雾水,看到它们只有一个念头:我就是想让电脑出个声,怎么就这么难。

本来我以为它们只是一层搭一层或并列的关系,就好像大部分部件一样。但我花了一个小时,最后了解到它们不是这样,而是互相取代互相竞争但又不可互相取代的关系 …

给(Neo-)VIM装配Language Server Protocol(配合deoplete)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5月23日(周日)

作为一个长期(Neo-)VIM用户,我对代码补全等活计还是有很大需求的。之前在试用各种插件的时候就在想,为什么不搞个通用的,非要每个插件自己搞一套,然后还需要互相配套。最近两年听说微软搞了个Language Server Protocol,而且还和RedHat等合作最终将其标准化并开放出来,我对此还是十分好奇的。

然而我之前刚切换到deoplete不久,配合any-jump还是挺好用的,于是就没有动力去继续切换——毕竟我看到许多个LSP插件,但每个的文档都语焉不详的,而且也考虑LSP可能会改,它们的完成度也需要时间来提升。而且貌似实现得最好的是CoC——嗯,NodeJS的,不想用。

直到到了昨天,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见后文),导致我不得不去修改我的流程。于是我又去试了LSP支持插件,最终用了LanguageClient-neovim这一插件,和deoplete配合很好,而且迁移过程十分简单。于是就有了此文,叙述一下我之前的方案问题在哪,以及切换的过程,以帮助潜在的类似需求者。

之前的方案和问题

我最早用的是YouCompleteMe,但因为种种因素(慢,每次更新薛定谔地需要重新编译且耗时很久 …

Read in 1 mins
聊聊《三体》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4月23日(周五)

《三体》是一部很有意思的小说,我在大三大四时候读了它,后来又看了《我的三体》这一改编动画。每次看的时候都随着自己思绪的不同而有着不同的新看法,而看其他人的评论也会让我产生更多的思绪——当然这就未必是针对小说内容了。近两日听了「自得琴社」参与创作的民乐版《夜航星》,顺便听了听其他人的改编版。在此过程中,我又看了看评论和弹幕,忽然感觉想写写自己的看法。

很显然的是,小说是作者想讲的故事,所以故事本身的解读是在于作者心中的。但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语言是无歧义的,所以读者的看法必然会和作者写作时的看法不完全一致。因而,作者的解释可以参考,可以作为主干,但也不必奉为圭臬。

本文首先谈谈我对其整体以及对其进行解读的看法,然后谈谈我对其中几个比较重要也是比较为人们津津乐道部分的一些想法:章北海、地球三体组织、三体游戏、宇宙设定,以及面壁计划和执剑人。

整体

如我在本文一开始便已提及的那样,我觉得《三体》是一部很有意思小说。既然是小说,那就必然不如科学研究一样严谨,但也没必要这样苛求;我觉得它有意思,是因为它是我比较喜欢的科幻题材,而且同时又去探讨人文;之所以加上一个「很 …

Read in 1 mins
打破平台垄断,不妨试试技术解法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1月23日(周六)

2021年头一个月针对美国总统换届的种种争夺中,最让人大跌眼镜的便是以Twitter为首的互联网媒体平台对特朗普账号的绞杀——找个理由,将其禁言乃至封号,并且是以一种近乎连坐的方式。这和他们以前喜欢标榜的言论自由态度大相径庭,以至于美国人也终于看到了它们手上有且有意愿使用的这种权力。

然而美国人的讨论却又走上了老路,即企业是否有权对自己平台上的数据随意修改,或者是这一行为是否违背了法律规定的言论自由。这种讨论大约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而哪怕这一次有结果也在长期上作用不明显——法律的滞后性已经显现出来了,所以它们是否违反了「过去」的法律条纹并不是核心,核心的是如何确保它们将来不会再在另一个角度作出类似的事情。

在我看来,新形势下需要新的思路,而这个新思路就着落在技术本身——是否有新的(或者老的)互联网技术可以降低平台的掌控力(权力)?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这些技术早已存在。它们的理念十分简单,但相当多人欠缺一个知道它们以及知道它们好在哪里的机会。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对这类平台有所简单介绍,不过是出于社交媒体这个特定用途的。这篇文章尝试用简单的语言解释这些技术的核心,以便让更多的人对「另一个可能的互联网」有所了解。当然,不可避免地,其中会涉及一些技术理念,但我会尽量减少它们对理解正文的影响。

最基本的网络服务模式

大多数人熟悉的互联网(或者更确切的叫因特网)是由网站以及一些需要联网的软件(智能手机的软件被称为app)所组成的。它们的服务方式很直接:软件的提供方运营着一个平台(本质上是服务器),每个用户通过对应软件连接到平台上 …

「世上本没有路」的相似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1月14日(周四)

鲁迅版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出自《故乡》,作于1921年

Antonio Machado版

「wanderer, there is no path, the path is made by walking.」

英文版翻译自原西班牙语版本。依该语录条目的第一项Quotes所说,原于1912年出版在《Campos de Castilla》的「Proverbios y cantares XXIX」(即「Proverbs and Songs 29」)章节。

但在该书的电子版(?)上并未找到该29节。

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账号被封禁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1年01月10日(周日)

Twitter封禁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个人账号,且未给出细节原因

Twitter上的state affliated标记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0年12月30日(周三)

标记标准不一致

Read in 1 m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