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沉

雜思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8 February 2020

隨着疫情,謠言和闢謠跟隨而來;同樣地,各種其他思潮也跟隨而來。我這些年因着各種因素,逐漸對以前不太看得懂或簡單歸結爲「愚民」的事情有了更爲系統的認知。這次事情給了我更多樣本,進而確認自己的認知。

本來最近時間較爲緊張,沒有機會能下筆描繪。然而本週一起突然感冒,因頭疼休息了很多天。加之週四玩桌遊時和人討論到不吃肉、環保之類東西,由於沒能表達清楚自己觀點(英語也是問題之一),所以最終覺得還是寫寫比較舒心。

本篇沒有「唯一」的主題——當然也可以說本篇的主題是「描述最近確認了的想法」。

先入爲主與黏着

謠言這事天天有、時時有,所以本身也不算什麼新聞。我感覺(猜測)謠言的產生機制和流傳機制應該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也不打算越俎代庖。

然而我感到比較難受的是,即使對一件事闢謠了,對同樣的一個人,他還會再次被哪怕只是稍微改頭換面的同一謠言蠱惑。

在這次肺炎疫情中,我父母那裏就出現了這事:我在早期(大年初幾的時候)就和他們說過「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這一說法的可笑性(雖然是用來輔助證明另一個事);但在(十)幾日之後,他們發來一篇文章,其主旨是「此次的冠狀病毒是美國人研究的生物武器 …

社會標籤:賦予和超越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7 December 2019

今天看到一篇題爲《这个00后社交软件,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QQ秀。》的文章。本來只是打算看看新世代的軟件是否會有什麼有趣的設計,但評論卻勾起了一點思索。

評論截圖

文章評論截圖

說是「勾起思索」,但實際上更像是想起或是想通了一件事:我好像有挺長時間沒有再用標籤來規定一個人。當然這麼說好像有點絕對,但至少對於相當部分的標籤來說,這句話是成立的。

我第一次有意識地注意到標籤的存在,大約是中學(應該是初三前後)時期——因爲當時的許多報導直指「90後如何如何(不好)」。當時一時義憤,順手寫了大半篇《90後又如何》,打算改改發在博客中(最後好像沒寫完?)。這次注意讓我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媒體上的信息可能並不全面,想要真正完整瞭解還是需要進入環境中去。但實際上我仍然沒有超越其上,文中我仍然在以「90後」作爲身份,並且(客觀上)仍然在使用刻板印象(只不過對象是所謂「80後」)。

再後來我在高三時瞭解到漢服運動,讀了許多思想文章之後,感覺有如醍醐灌頂(參見《五四·漢服運動》一文)。也在那前後,我更深切地接觸了自由軟件運動 …

Read in 1 mins
人羣兼容性
by renyuneyun, post on Tue 05 November 2019

這時代很多人都需要經常看顯示器,我也是其中一個。很不幸,我的眼睛並沒有超出常人的範圍,所以有些時候也會感到不舒服,無法再繼續看屏幕(但往往仍可以看其他東西)。然而由於種種原因(如跟人通信,自己腦子閒不下來),自己又無法較長時間離開電子設備。

我一直感覺看屏幕不舒服是因爲屏幕輻射的光過強,所以導致某種類似過載的結果。畢竟調暗屏幕亮度可以大幅降低不適。但從常識來說,太陽光的強度比屏幕高得多,然而在眼睛不舒服的時候看晴天的室外卻沒有看屏幕的相同感覺。可笑的是,我從來沒有找到任何實際解釋該現象的報導或文章,反而滿世界都是語焉不詳的「不眨眼」。我自己能給出的猜想只能是和偏振相關(比如屏幕光偏振不全或集中在某個角度),但自己沒有任何方法驗證。

類似地,其實我也覺得眼鏡戴起來總是比不戴着要有點略微的不舒服的。

於是我想起了讀屏器以及視障人士輔助軟件這類東西,簡單搜了搜,發現手機上還是只能用Android自帶的Talkback服務(也可能是谷歌框架的?):它的目的就是輔助視覺障礙人士使用手機,正好也符合我的需求。 經過基本的教程,我大概瞭解了其基本操作模式以及記住了自己比較在意的默認手勢。於是接下來就打算在其輔助下好好試驗一番,順便解放自己的雙眼。

然而,好玩的事情來了,我在這種狀況下仍然必須用的軟件中相當多居然都很難在這個模式下使用!

其中包括微信聊天、微信公衆號、ap15、trime……

原理

在繼續下去之前,有必要簡單解釋一下讀屏器的基本原理。因爲不瞭解原理的話,很容易就會認爲這是讀屏器的問題而不是那些軟件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