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沉

雜思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20年02月28日(週五)

隨着疫情,謠言和闢謠跟隨而來;同樣地,各種其他思潮也跟隨而來。我這些年因着各種因素,逐漸對以前不太看得懂或簡單歸結爲「愚民」的事情有了更爲系統的認知。這次事情給了我更多樣本,進而確認自己的認知。

本來最近時間較爲緊張,沒有機會能下筆描繪。然而本週一起突然感冒,因頭疼休息了很多天。加之週四玩桌遊時和人討論到不吃肉、環保之類東西,由於沒能表達清楚自己觀點(英語也是問題之一),所以最終覺得還是寫寫比較舒心。

本篇沒有「唯一」的主題——當然也可以說本篇的主題是「描述最近確認了的想法」。

先入爲主與黏着

謠言這事天天有、時時有,所以本身也不算什麼新聞。我感覺(猜測)謠言的產生機制和流傳機制應該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也不打算越俎代庖。

然而我感到比較難受的是,即使對一件事闢謠了,對同樣的一個人,他還會再次被哪怕只是稍微改頭換面的同一謠言蠱惑。

在這次肺炎疫情中,我父母那裏就出現了這事:我在早期(大年初幾的時候)就和他們說過「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這一說法的可笑性(雖然是用來輔助證明另一個事);但在(十)幾日之後,他們發來一篇文章,其主旨是「此次的冠狀病毒是美國人研究的生物武器 …

社會標籤:賦予和超越
by renyuneyun, post on 2019年12月27日(週五)

今天看到一篇題爲《这个00后社交软件,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QQ秀。》的文章。本來只是打算看看新世代的軟件是否會有什麼有趣的設計,但評論卻勾起了一點思索。

評論截圖

文章評論截圖

說是「勾起思索」,但實際上更像是想起或是想通了一件事:我好像有挺長時間沒有再用標籤來規定一個人。當然這麼說好像有點絕對,但至少對於相當部分的標籤來說,這句話是成立的。

我第一次有意識地注意到標籤的存在,大約是中學(應該是初三前後)時期——因爲當時的許多報導直指「90後如何如何(不好)」。當時一時義憤,順手寫了大半篇《90後又如何》,打算改改發在博客中(最後好像沒寫完?)。這次注意讓我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媒體上的信息可能並不全面,想要真正完整瞭解還是需要進入環境中去。但實際上我仍然沒有超越其上,文中我仍然在以「90後」作爲身份,並且(客觀上)仍然在使用刻板印象(只不過對象是所謂「80後」)。

再後來我在高三時瞭解到漢服運動,讀了許多思想文章之後,感覺有如醍醐灌頂(參見《五四·漢服運動》一文)。也在那前後,我更深切地接觸了自由軟件運動 …

Read in 1 m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