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思

renyuneyun 2020年02月28日(周五) 1 mins

随着疫情,谣言和辟谣跟随而来;同样地,各种其他思潮也跟随而来。我这些年因着各种因素,逐渐对以前不太看得懂或简单归结为「愚民」的事情有了更为系统的认知。这次事情给了我更多样本,进而确认自己的认知。

本来最近时间较为紧张,没有机会能下笔描绘。然而本周一起突然感冒,因头疼休息了很多天。加之周四玩桌游时和人讨论到不吃肉、环保之类东西,由于没能表达清楚自己观点(英语也是问题之一),所以最终觉得还是写写比较舒心。

本篇没有「唯一」的主题——当然也可以说本篇的主题是「描述最近确认了的想法」。

先入为主与黏着

谣言这事天天有、时时有,所以本身也不算什么新闻。我感觉(猜测)谣言的产生机制和流传机制应该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也不打算越俎代庖。

然而我感到比较难受的是,即使对一件事辟谣了,对同样的一个人,他还会再次被哪怕只是稍微改头换面的同一谣言蛊惑。

在这次肺炎疫情中,我父母那里就出现了这事:我在早期(大年初几的时候)就和他们说过「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这一说法的可笑性(虽然是用来辅助证明另一个事);但在(十)几日之后,他们发来一篇文章,其主旨是「此次的冠状病毒是美国人研究的生物武器」,而通篇绝大多数内容却是在说「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并以此为证据说本次病毒也是。

这件事其实让我联想起了我之前就体会到的事情:改变一个人已有的认知比从零开始塑造一个人的认知要难不知道多少倍。

我觉得这两者应当是类似的,甚至可以说是一样的。一个人的头脑或许在长期塑造中,形成了一些特定的结构,因而会对某种特定形式的东西(比如文字)迅速反应。这本身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以加速处理,快速响应。但问题恰恰也就在这里:如果这是错的呢?如果对这件事不应该如此处理呢?

我记得听人说过有本大约叫《思考的快与慢》的书,提到过这种「加速」的说法。但我并没有读过它,所以不知道书里究竟是深入讨论了,还是只是不断重复「快慢思考」「要去做慢思考」。

我猜神经科学(或认知心理学啥的?)中应该有这类理论,但我对神经科学并不熟,不知道这叫什么。

正是这种模式的存在,使得人们会有种种的先入为主或思维定势,而且使得它们甚是黏着,难以修改。

更进一步,如果这整个思考模式都是错的呢?如何修改这一思考模式呢?对这一点,我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解法。而且就我个人经验来看,不论是我对自己的剖析,还是对其他人的观察,似乎都证明了「修改」已有的思维模式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删除和屏蔽

认识我的都知道,我是一贯不支持屏蔽的(各种意义上的),更是时常嘲讽各处出现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本内容不予显示/已被删除」。

我以前的认知是:屏蔽没有用,因为这种东西总会再次出现的,而且网络的结构决定了总有途径访问/总有人能再次发出。从事实来看,似乎那些拍脑袋的官僚们对此已经形成了路径依赖,而且完全不思悔改——一个相当简单的例子就是敏感词不断追加

现在,我在原先的简单认知之上,又多了一重认知:有的删除不是那帮官僚们要做的,而是平台自己要做的,但扯上官僚的虎皮,而且包装得似乎自己也是恶政的受害者一样。这一认知很重要,甚至直接刷新了我观察世界的目光——冲击力不亚于我第一次看到「中国经济今年要崩溃」。

可以说,正是这些平台自己的一波波操作,使得我意识到从当年的公知到现在的他们以及整个西方世界主流舆论(无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拼命掩盖的一件事——资本不是中立的。这一认知直接导致「公民——政府」二元对立构建起的民主框架的「完美」轰然倒塌,进而使得我又重新看向了那仍然飘荡着的幽灵。

当然了,这些额外的认知并不改变各种屏蔽和删贴的脑残性。甚至在对抗谣言上,这一行为甚至是加重了谣言的散布。为什么?其一是这正是培育阴谋论的土壤——许多谣言本身就是阴谋论,而删除行为恰恰「证明」了阴谋的存在。其二是资本不在乎谣言还是真相,只在乎增殖,也就是阅读量/影响力,因而可以在此分一杯羹的平台自然也是有力只出五分。

我在六七年前(2013或2014年)一次和我父亲讨论谣言的时候想过,国家(政府)如果真心想治理谣言,那么就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辟谣平台(反正又不用花多少经费),并且支持贴上(潜在)谣言然后平台自动识别匹配辟谣文章,而不是一删了事;各级单位尤其是宣传部门也应该拿出平时瞎折腾的功夫来宣传该平台的存在。我后来在和其他人聊到该话题的时候也是秉持这么一种观点。直到今日,这样一个平台依然没有出现。相反的是,在本次疫情中,我倒是看到腾讯有一个辟谣平台(虽然不知是否是微信专有的),而且是最广为宣传的,内心感觉实在是微妙。

类似地,我对谣言的态度是不要删除,而进行标记。这既是对「辟谣」滥用的防范,也是出于前面提到的谣言对照的考虑——反正你总要找个地方归档的,何不留着原始的挂在那看个乐呵?本次,同样是腾讯,同样是微信,我看到了针对被认定是谣言的公众号文章打开前的额外页面,提醒说这是谣言,并且直接给出辟谣文章的链接。

我是不相信任何公司的「良心」的(虽然以前信过,然后被事实狠狠教训了一顿),所以腾讯会这么干要么是受到一些它难以拒绝的压力,要么是意识到这样可以抢夺话语权,为自己平台(也就是微信)争取更多用户和生意。巧的是,微信公众号有广告,腾讯会得一波收入;微信朋友圈会被投放广告,腾讯白得收入;微信小程序(尤其是游戏)的收入,腾讯要收一笔不小的税

医学和门户之见

这次的事件是「疫情」,所以「理所当然」的,事情很容易就烧到中医上了。我在以前的博文中说过我对中医的态度,而这次的观察并没有超出我以前的总结。

中医和西医(或者自诩是「现代医学」)狂信徒都是一回事,只不过信的东西不一样。医学是为了治病救人,不是圣战的战场。只有疗效有意义,其他的一切都是扯淡,都是。现代医学好就好在给出了许多原理和方法论,而狂信徒们脑子里只有结论而没有方法论,所以我说他们根本不是相信现代医学。

我以前说过,我觉得中医(的视角和理念)不在现有科学体系内,所以中医不科学。这一句的前提是认识到「科学结论」或者「科学体系」(本质上是[应用][应用]物理学)只是「目前」、「眼下」、「迄今为止」的结论,并不一定就是「完整」、「完善」的。人类历史上不是没有过这种自负,但一次次事实都证明这种自负是错误的。两朵乌云并不只是十九世纪的物理学有。因而,「科学」还是「不科学」不重要,「正确」还是「不正确」才重要。

科学比其他的许多东西好,不是因为科学叫什么,或是因为谁说过,更不是因为你从小就学。之所以比其他东西好,是因为科学的方法论,是因为它可以最为可靠地给出并且发展结论,是因为它可以接受推翻已有的结论。但这个方法论并不仅仅局限于物理学,而是可以用在方方面面上。中医丝毫不例外,完全可以依靠科学方法论修正理论体系,最终和现有的生理学整合起来。

我希望对于接受的病人,可以直接让中医进行临床对照实验——反正现代医学目前对此没有什么解法,上个中医最差也不会有什么损害。这样结果无论是证明中医对此有效还是无效,最起码是实验给出的结论。

然而现实却是,政府号召要同时进行中医的试验,然而西医狂信徒一边宣称中医没效果,全是自愈,都是安慰剂,一边又不接受临床试验。我就弄不明白了,如果你真的相信一个东西是安慰剂,那么为什么不允许进行试验以证明它是安慰剂呢?还是说,你其实内心深处只是在恐惧自己的认知被否定,所以只是在拒绝任何的这种可能性——换言之,其实你知道中医有用,但是只是不愿意相信?

主观、感情和环保

开头提到,我是在和人讨论「环保」「素食」之类的话题之后想起来写本文的。之所以是在这话题,是因为近些年在这几个话题上,那些宣传者极度喜欢打感情牌。

讨论的核心其实是素食这回事——在他们的话术中,素食可以减少肉类生产,于是在能量利用效率上提高(毕竟说食物链一级只有20%传递效率),而且还减少了饲养家畜(尤其是牛)的温室气体排放,使得地球能养活更多人;而且动物有感觉乃至感情,吃动物好残忍,你会去吃你家养的狗么?看起来挺好对吧?所以来先信了我们呀。然后发现不好吃怎么办呢?没关系,我们有「吃起来像肉的素食(豆制品)」,同时解决了蛋白质摄入问题哟;我们还有素食者奶酪,吃起来很像真的奶酪哟。什么,这比吃肉蛋奶还贵?这是为了环境必须付出的代价,而且一旦规模上来了,那么就便宜了呀。

的确,食物链传递效率是一回事,直接吃草的确比吃肉更「有效」;而且牛的温室气体排放确实很高。然而后面的说法却并不靠得住。地球能养活多少人是一个问题,但人类为什么要繁殖那么多呢?真·计划生育不比限制食物来源要好得多?喂养部分禽畜以利用人类无法利用的植物或土地,比纯粹吃素要来得更高效一些吧?那些模拟肉类口感或味道的素食产品,其加工过程消耗多少资源,其增味剂的原料又要消耗多少资源,是否真的比生化反应更高效?

以上是纯粹理性和客观方面的思量,已经足以让我无法赞同以环保为名义进行的素食运动。而感情部分亦是实在很诡异:为什么你认为只有动物有感觉,而植物没有?植物对外界刺激有反应,为什么你会认为它们没有感觉?人类只是无数生物中的一种而已,为什么觉得自己特殊到已经可以绕过自然的规律?

和人拆招到这里,对方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理由来反驳了,毕竟这是人类知识中的一个边缘部分。「如果植物有感觉,那我感觉」。他们的理论基于这个边缘收缩于他们预期的部分,而我则是指出其潜在的另一种可能。我对这个话题其实也没什么好答案,但毕竟我看到了其背后的思维:调动感情,让感情支配并利用理性。而其背后的推手,显然不会是一两个真心这么觉得的人,而是那些生产素肉的厂商,只不过他们不一定直接出头,而是雇佣推手罢了。

类似的还有那个瑞典的女孩,当然还有最近的那个德国女孩。他们的做法和说法已经不再看客观现实,而是纯粹进行主观营销乃至煽动。环保不过是其背后推手的借口,商业才是真正的目的。

相比之下,我朝政府的宣传部门实在是只会吃干饭。植树造林和防控沙化这事的效果居然还得NASA的报导才让本朝居民知道,那么在外国人眼中更是毫无作为。在以前其实我们也谈过环保之类的问题,她说她完全没听说过中国对此做过什么。

当然,还有一个更有趣而脑残的说法,那就是中国人吃猪肉占据全球比例很高,所以所有肉食造成的环境问题主要是中国人的问题,所以解决问题要说服中国人去吃素。还有是另一位苏格兰人说中国人的消耗太大,所以他做任何的环保努力都没用,所以就不做任何努力。模式其实都类似,都是用部分正确的话引导出一个完全不符合事实的走向(结论)。


Related posts:

您可以在Hypothesis上的該群組內進行評論,或使用下面的Disqus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