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此文標題,便知道又是在說簡繁。事情源於在某群中偶然貼上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之後的一系列討論。

行此文則是因爲他們的理由實在過於典型,但陷在其中的人卻又往往不自知,反而圈地自萌。這些理由見得多了,但他們似乎很難將我在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一文中交代的事情對應上,所以爲此成文。

其實本文本來只是打算丟在「如是我聞」分類中的。但在回顧過程中看到他們後來的討論,纔決定要形成完整一文。畢竟,他們的問題代表了相當多數人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其實是不堪一擊的,但問題的核心在於少有人給出這一擊。

預先重新聲明:我不是支持「繁體字」,而是不支持當前的標準簡化字;「繁體字」只是恰好比標準簡化字好點;我非常歡迎官方重新梳理漢字,頒佈新的標準。

簡述事情經過

本來完全是在討論別的問題,但有人偶然插了一句說繁體看起來太累,於是我貼了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然後引起了這麼一系列討論。 開始時,本屬於正常討論,焦點也是在於到底哪個更好(Q君和D君爲其表率)。雖然需要同時回應四五個人但至少還能處理過來。但後來隨着一些人的一些行爲,逐漸開始混亂。

有人(H)開始基於無知而發言(見下節),而後在我忽視其之後重複其發言,弄得我比較煩躁。於是我引回之前問H“‘簡化必然提高識字’的否定是‘複雜化必然提高識字’麼?”之後,他繼續重複。此間有另一人(Y)宣稱「我也學過繁體字 而且十歲前只會寫繁體字 這又怎麼樣呢 除了不方便還有啥」「而且 中國的問題多了去了 你寫你的我寫我的 然後又能怎麼樣」(此君奇事同樣見下節),於是我回了一句「不認同需要有官方標準的,可以不參與討論了」。因而,在H再次重複後,我接着前句補了一句「看不懂全稱量詞的否定是存在量詞的,也可以不參與討論了」。

於是H回了一句「酸儒一個,懶得說。」,而Y也說了一句「別侮辱酸儒呀」,這讓我實在生氣,畢竟這兩人無知還出來炫耀。於是本來只是想告訴另一個人(X)不應該用簡單邏輯(「q的否定就是~q」)的概念的話,打出來也變成了「蛤,沒學過謂詞邏輯是麼?拿着命題邏輯的概念就來說了?」

然後X似乎是被激怒了吧,開始用「您」字了。於是我覺得徹底失去討論的必要了,而且自己也沒有心情再去討論下去了。故而放棄,說了「拉丁化吧,拉丁化吧,省得天天在吵什麼簡體繁體了」後便不再關注。

而後看了會論文,冷靜下來想想,覺得自己實在是可笑,爲這種事情而生氣。但我實在是不願意看到人們受謊言蠱惑(見下文說H和Y之事),畢竟從內心中放不下此事(而若是放下了,則所有事情就都放下了);近期能達到的最多也就是不再爲萍水相逢者憂,但這多多少少也違背自己的理念。

又,在我放棄討論後,他們自己又就此簡單說了一小會。然而這部分內容就是我一直要破除之事,故而思來想去,還是行此一文來完整討論。

簡化字,究竟簡化了誰?

我在理由一文中並沒有提到這個問題,於是很多人在此暴露。

簡化字,統共不過約2000個(含類推)。而漢字總數,據他人統計在《康熙字典》中已是47035個。稍有正常思維便能明白,許多字根本沒有進行簡化,因而根本不存在「全部使用簡化字」(以及對應的「全部使用繁體字」)這麼一個概念。

如前面所說的H君便是一個典型。他當時的發言是這樣的:「請深度認識繁體字的這位,說出茴字有多少種寫法,並說下自己能否手寫出?」「簡化的茴 我能認出茴字 就用“茴”能表達,」「繁體,請你寫出來」。 他完全不知道「茴」字根本不是「簡化出來的」,而是它本就是這個樣字。他心心念念的「用繁體寫的」字就是「茴」(當然,他甚至沒注意到《孔乙己》一文中說的是「回」而不是「茴」,這點有別人貼圖指出了)。 而Y君號稱自己「十歲以前只會繁體字」,但其後面又說「拉丁化這幾個字怎麼不用繁體呢」「吧字怎麼不用繁體呢」則暴露其要麼是在說謊要麼是記性或者觀察力較差。不然他要如何解釋自己在十歲以後學習簡化字的過程中爲何沒有意識到只有一部分字有對應的簡化字呢?

當然,我也很好奇如果跟他們說了這件事,他們將會如何反應呢?是會認識到自己認知有缺陷,還是轉口如我遇到過的另一派人一般聲稱「簡化字只改了一小部分字所以沒有影響漢字」?

簡化字,有利於掃盲?

討論過程中,有人(Q)說了這麼一句話:「這個跟掃盲沒什麼關係,文化是要傳承的,越簡化學越利於傳承」。這句話字面本身我是比較贊同的:學起來越簡單的,越是好傳承。 但結合語境,Q君應當是隱含了一個前提:「簡化字更好學」。而這個前提,則是我不太認同的。

類似地,有人說我「否定簡化字有利於掃盲??」後來Q君總結自己支持簡化字的理由之一(之二見下節)是「1.從正常邏輯來說,字體越簡化,識字的人就越多,傳播的範圍更廣,傳承下去的可能性就更高」「劃重點:降低識字難度」。

我在討論中提到,我理由一文中提到的《漢字簡化得不償失》一書反駁了簡化字有利於掃盲的理論。其中一個相當有趣的理由是:簡化字推行以及上報捷報的時間段,正和大躍進的時間段有重疊。而大躍進時間段的報告,我相信稍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是怎樣一種不靠譜吧?

至於我個人,我更希望看到更加科學的數據,並通過科學方法來分析(但估計沒法做)。如果從經驗看的話,臺灣的文盲率和大陸沒太大差別,而臺灣的教育時間並不比大陸長,所以可以作爲簡化字並沒有顯著提高認字的側面證據。

作爲對Q君隱含前提的直接回應:我在理由一文中舉了很多例子來說明標準簡化字中有很多是不夠系統的,換言之就是更難以記憶的。而難以記憶,如何稱得上好學?至於爭辯道「簡化的部首字型更好記」(比如趙->赵之類用無意義符號取代有意義部分),理由同樣舉例說明了這些所謂「更難記的部分」是無論如何總要記的(如此例中,「趙」中的「肖」不需要學麼?)。但討論中,我認爲我既然給出了文章列明了理由(而且文章並不長),理論上說討論的對方應當大概讀過文章的,所以就沒有直接去回應這個說法。

簡化字的歷史,到底是個啥?

Q君支持簡化字的另一大理由是「2.存在即合理,中國從民國往後就一直在推行簡體字」。這句話其實有多種解釋,按本節來說,其可以理解爲「從民國就已經開始推行簡化字了」。 因而,Q君的理論是民國(1912年建立,距今107年)到現在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了,而從民國就已經開始推行簡體字,所以可以認爲在民國前已經「有了」這些字。

類似地,在我不再參與討論以後,有人(M)從貼了幾段話過來(看起來應該是來自百度百科,並且他本人說「有爭議的百度一下」),其整體意思(兩部分,這是其一)就是:「簡體字早就有了」。

刨去強行和人民史觀扯關係的部分,其餘的內容本身確是事實:是的,民間早就有更簡的俗字;民國政府也推行過簡體字。但這又如何?討論的問題什麼時候從「簡字好還是(我所謂的)繁體字好」變成了「簡字和繁體字哪個更古老」或是「簡體字的歷史是不是很短」?

更何況,「民間有過的字型」和「民國政府推行什麼字型」這兩件事它都只交代了一半:民間有過各種各樣的字型,現在所謂的「異體字」就是這些東西,其中有筆畫更簡單的也有筆畫更複雜的;民國政府推行簡體字的歷史背景是全盤西化,在這個背景下民國政府哪怕推行拉丁化也不是沒有可能。

對於我來說,字型出現在什麼時候不是很要緊,因爲思考的焦點應該是這個字型究竟合不合適:它和以前的字型的關係是什麼,爲什麼要變成這個樣,爲什麼要讓大家接受是它?

在這個角度上,當今的標準簡化字就有我的理由中所說的諸多問題。同樣的(,理由中也說了),我也不是「支持繁體字」,而是「支持更好的字型」——我很明確地知道既有繁體字也有一些問題,故而如果官方可以拿出一套超越既有繁體字的標準,我會欣然接受。

我所有的觀點都是關於當今的標準「簡化字」的,而不是關於「簡體字」這個概念。「簡體字」在我眼中只是「異體字」的一種,不具有任何天然的優勢或劣勢。

作爲標準的簡化字,它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一個工作小組基於已有的更減省字型(來源包含民間、日本、書法)而重新創造的:其中有一些是按原字採納,一些是將草書楷書化,還有一些則是新創造。關於我對各個部分的看法,已經在理由一文中說明;這裏的關鍵則是:其中相當一部分是新的,並沒有什麼歷史可言,無法滿足「簡化字有一些歷史所以沒有問題」這種說法。

簡化字更好寫,是的,所以呢?

H君說道「請問爲什麼不說二簡字呢」,我回應道「二簡字就是標準的反例,證明盲目簡化並不見得好」。我其實並不太理解此君到底是想說什麼,莫不是他覺得所有「不支持一簡字」的人都是一樣的?不然爲何會送來一個輔助證明我觀點的例子?

最後,在我放棄討論後,H君也有這麼一句「也就是仗着有輸入法,要是手寫版,這會都還在寫第三個字」。是啊,當然了,就是仗着科技的進步,仗着有計算機,所以我纔可以放心地說「好寫的意義不是很重要」啊。難道不對麼,難道不是理所當然麼,有更先進的工具,所以其他方面難道不應該考慮去配合工具的變化?20世紀初西化派的理論之一就是漢字難寫,當時沒有計算機所以沒人可以反駁這點;剛有計算機的時候也有過一場廢除漢字的風聲,因爲當時沒有漢字輸入法,難以在計算機上輸入漢字;而今日有了計算機,有了較爲完善的漢字輸入方案,難道還要去抱着舊理論麼?

信息技術,可以說是支持不必要繼續簡化的最堅實後盾。由於有了信息技術這個平臺,文字是否好「寫」不再那麼重要,轉而是是否好輸入更爲重要(而簡繁在輸入上,除非選擇手寫,不然並沒有什麼區別)。書寫速度的重要性下降帶來的另一個結果就是:易於記憶變得比以前更爲重要。而在理由一文中我已說明標準簡化字會導致記憶更加複雜,所以正好說明簡化字需要被重新考慮。

同樣地,信息技術的到來,使得文字可以被無損失地任意放大縮小。於是「在更小字號下,簡化字還能看清」這種事其實毫無意義,畢竟看不清只要放大不就好了?而《漢字簡化得不償失》一書中還舉了一些例子,用來說明標準簡化字由於字型設計問題,部分字很像(而在未簡化版本中沒有該問題),於是在不仔細辨別的情況下很容易認錯,甚至造成嚴重後果(我記得有個交通指示牌的例子意在說明這點)。

於是,我很好奇,莫非這個H君是高級黑?先是惡語相向,後又送來對我有利的證據……而如若不是高級黑,那我實在是不太理解其究竟是要爲簡化字辯護還是只是想要指責我(這個和他不一樣的人)?

支持簡,支持繁,到底支持的是啥?

我在理由一文中已經說得相當清楚:我支持的是「更好的漢字字型」。至於它到底是「簡」了還是「繁」了還是(更可能的)有的簡了有的繁了,我都欣然接受。

我不喜歡這種無聊的針對某個特定(無腦)時期的政治決定的爭端,更討厭對其無腦附會、捧臭腳。無論是無腦支持「中華民國政府」的還是無腦支持「文字改革委員會」的,其實都是無腦而已,根本不是在討論問題。

但……我相當懷疑,相當多數人「反對繁體字」的主要理由其實是「不想再學」,而不是簡化字有多麼好。

Renyuneyun

Arch Linux用戶;閒暇時爲FLOSS做做貢獻;認同自由軟件理念。自認唯物論者;反對任意形式的迷信;在意社會問題;拒絕先入爲主。

Renyuneyun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