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的今天,無數的青年人爲了中國、爲了救亡圖存,高舉德先生和賽先生的旗幟,矛頭直指禮教和專制思想。

一百年後的今天,承先輩遺澤,我們仍會紀念五四而非唾棄,沒有對其冠上「大不敬」、「通匪」、「反政府遊行」或是「褻瀆神明」之類的名號。

漢服運動與五四

五四運動進行的年代,正是中國積貧積弱未得改變,中國在國際上毫無地位的時代。宗法、禮教對當時的中國來說只是禁錮,而絕非西周初年的恰當其時。破除思想禁錮,學習、接納德先生、賽先生的新思想,是當時一項至爲重要的課程。

漢服運動肇始與基本搭好框架的年代,2003-2008年,則是中國擺脫舊日陰影,開始逐步走向國際舞臺前端的時代。但雖說中國作爲國家這個整體正在走向美好,但是國內的情況並不樂觀——和五四的年代並不盡相同的不樂觀。漢服運動的提出,正是針對這些問題,並且——和五四遙相呼應地是——同樣是源於民衆。

非以幼兒年歲經歷過那個時代並且稍微有點記憶的人,應該能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況:媒體上的名人基本都是洋奴公知、土豪劣紳;除去歌手明星外,流行文化基本是《醜陋的中國人》、淨空法師、《弟子規》、辮子戲;而且更是有不太平的邊疆與某族某教的打砸搶燒爲此做註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