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很巧,端午當天亦是高考首日,因而高考語文作文題目流出。看到今年全國(一)卷的題目(河南適用),在想想自己怎麼寫之餘,我卻又想到了一些其他事情。

端午

端午,又稱端陽,相傳這是楚地流傳下來的習俗。五爲陽數,五月陽氣正昇,重五之日尤甚。與屈原事蹟合併,成了現在的端午節。

說來很有趣,屈原的文字我讀了不少,每每感到感同身受。後來大一大二時背了完整的《離騷》,更是有「驚若天人」之感。屈原、李白、魯迅,這三人隱隱相互輝映,不獨是其不得志,也不獨是其有一手好文筆,更是其不屈從時俗,且更沒有隱遁。「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前些年,國內流行一種爲貪官污吏辯護的輿論氛圍,而其主打思維便是「清官無能」+「無能不如有能」+「貪官有能」。在此思維影響下,由於史書無法證明其爲政能力「極其強勁」,屈原、海瑞等人便成了他們的靶子;且行至高潮時他們將「爲屈原辯護」聯繫上「被洗腦」,實在讓人防不勝防。

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

眾女嫉余之蛾眉兮,謠諑謂余以善淫。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不知該高興還是失落,兩千年前的批評在現在仍然不需更改地適用。

高考作文

今年全國卷的作文題目是這樣子的:

阅读下面的材料,根据要求写作。

“民生在勤,勤则不匮”,劳动是财富的源泉,也是幸福的源泉。“夙兴夜寐,洒扫庭内”,热爱劳动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绵延至今。可是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同学不理解劳动,不愿意劳动。有的说:“我们学习这么忙,劳动太占时间了!” 有的说:“科技进步这么快,劳动的事,以后可以交给人工智能啊!” 也有的说:“劳动这么苦,这么累,干吗非得自己干?花点钱让别人去做好了!” 此外,我们身边也还有着一些不尊重劳动的现象。

这引起了人们的深思。

请结合材料内容,面向本校(统称 “复兴中学”)同学写一篇演讲稿,倡议大家 “热爱劳动,从我做起”,体现你的认识与思考,并提出希望与建议。要求:自拟标题,自选角度,确定立意;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 800 字。

單看題目,其實沒什麼大問題,只不過讓人覺得有點弱智,像是小學生作文題目;但限制在「演講稿」,這事就比較難受了。如果不限制爲演講稿,或許高三的我能作一正常得分的文章,畢竟聯繫信息技術進步乃至威脅一番「人工智能會取代人類」應該能拿個不錯的分;但有此限制,我實在難以想象會寫出什麼東西。畢竟我又不是美國政客,以演講騙投票爲生。

而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我會想更多,會去想出題人的意圖,以及閱卷老師的心理。當然,高中時候我們也是被要求多多少少揣測一下出題人的意圖的,但和現在的揣測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一番揣測之下,我發現兩條思路(見下文)都說得通,於是對於我來說作文題目似乎只有兩個可選方向:

  1. 適應技術進步下的勞動
  2. 對金錢至上的批判

畢竟,出題和閱卷人不會是大型既得利益者,所以這兩個方面上我們的思維應該是一致的。

矛盾

受了中學教育的人們,多多少少都會感受到我朝那粗暴的政治教育。它讓絕大多數人(很不幸也很幸運地,我就是這一絕大多數的一分子)對政治要麼毫無熱情(且很難再調動熱情),要麼盲目相信官方,要麼盲目另一個官方(美國)。

更有趣的是,另一個官方提供的說辭看起來更爲「客觀」(因爲有西方爲「證據」)、更爲詳實,而且國內現狀也有目共睹,上一代人的記憶鮮明深刻,於是更多人其實是倒向了那一邊的。(於是類似地,00後尤其是10後起,應該會是另一個方向。)

而矛盾之處也就在這裏:無論是帶入「相信官方」還是帶入「相信另一個官方」到出題、閱卷人身上,都說得通。這裏是說帶入「他們本身是這麼想,最後選擇出這麼一道題」,而不是「題目本身的意圖」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

而且,我繼續往下簡單想了一下,如果我抱着「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衝破牢籠。」撰文,會給我多少分?無論兩方哪方,應該都會給我很低的分數吧……

還是矛盾

明明是爲了讓人們認清問題,培養「社會主義接班人」的課程設計,卻因其本身而將人們推向了另一方,不得不說是一個諷刺。

當然,嘲諷完了還得繼續去分析問題乃至解決問題,不然就和我一直批判的人沒什麼區別了。所以下一步思考的內容就是:究竟誰說的對。

此事也是很諷刺,畢竟首先是另一個官方教會了我們發現官方的錯誤,甚至手把手地指出了很多錯誤之處以便學習「挑錯大法」。在很多年裏,我基本都是相信了這一套說辭的;但幸運的是我同時也看到了一些他們的問題,於是好在沒有完全盲目地相信那邊是人間天堂。

而後來,在2012到2014年中間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意識到了另一個官方的說法中的問題,尤其是「企業」這個存在的本身的問題。而意識到這個問題,則是從之前的標杆Google開始的。

後面的故事就順理成章了:我使用另一個官方教會我的挑錯能力,挑出了另一個官方的錯誤,而且是他們理論本身的錯誤+他們體系下無法解決的問題;這樣我意識到他們並沒有他們宣稱的那麼好,而且一些它們所宣稱的內容本身他們自己就沒有做到而且越來越差;所以兩方都不是那麼好;所以兩方的理論都不能盡信。

破立

由於雙方都不能盡信,所以也不需要怎麼選擇了:拋棄任何偏聽偏信,轉而理性分析。

而對自己的真正考驗也就此開始:被兩個官方的信徒所指責,且雙方都說你是另一方的人。

所謂「端陽」,也就是爲此:站穩,以堂堂之行應對,不用扣帽子、流言等陰術。

畢竟,雖說只知光明正大「不夠」,但現在的問題卻是光明太少、陰謀太多。

Renyuneyun

Arch Linux用戶;閒暇時爲FLOSS做做貢獻;認同自由軟件理念。自認唯物論者;反對任意形式的迷信;在意社會問題;拒絕先入爲主。

Renyuneyun

Join the discu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