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見到一些神論,勾起我腦中對以前相關人事的記憶。正好又想起魯迅的一段話,感覺完全可以拿來改改,刻畫他們的模樣。此篇題目中的「援」主要取「援引」之義,但我也斗膽稱其亦有「支援」之義。

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

——《小雜感》・魯迅

其實這些人的思維「邏輯」以前多少也談過(若有興趣,還請去往舊博客翻找,畢竟舊博客內容尚未遷來),只是有些人羣表現得很典型,所以拿來放華表供人「瞻仰」一番。雖然舉例一條條來,但實際上人的思維並非單線,而往往有多套。

一見馬克思,立刻想到斯大林模式,立刻想到大清洗,立刻想到大躍進,立刻想到文革,立刻想到紅衛兵,立刻想到迫害。

一見自由市場,立刻想到會促進競爭,立刻想到會帶來公平,立刻想到會提高效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