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沉

打破平臺壟斷,不妨試試技術解法
by renyuneyun, post on Sat 23 January 2021

2021年頭一個月針對美國總統換屆的種種爭奪中,最讓人大跌眼鏡的便是以Twitter爲首的互聯網媒體平臺對特朗普賬號的絞殺——找個理由,將其禁言乃至封號,並且是以一種近乎連坐的方式。這和他們以前喜歡標榜的言論自由態度大相徑庭,以至於美國人也終於看到了它們手上有且有意願使用的這種權力。

然而美國人的討論卻又走上了老路,即企業是否有權對自己平臺上的數據隨意修改,或者是這一行爲是否違背了法律規定的言論自由。這種討論大約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而哪怕這一次有結果也在長期上作用不明顯——法律的滯後性已經顯現出來了,所以它們是否違反了「過去」的法律條紋並不是核心,核心的是如何確保它們將來不會再在另一個角度作出類似的事情。

在我看來,新形勢下需要新的思路,而這個新思路就着落在技術本身——是否有新的(或者老的)互聯網技術可以降低平臺的掌控力(權力)?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這些技術早已存在。它們的理念十分簡單,但相當多人欠缺一個知道它們以及知道它們好在哪裏的機會。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對這類平臺有所簡單介紹,不過是出於社交媒體這個特定用途的。這篇文章嘗試用簡單的語言解釋這些技術的核心,以便讓更多的人對「另一個可能的互聯網」有所瞭解。當然,不可避免地,其中會涉及一些技術理念,但我會儘量減少它們對理解正文的影響。

最基本的網絡服務模式

大多數人熟悉的互聯網(或者更確切的叫因特網)是由網站以及一些需要聯網的軟件(智能手機的軟件被稱爲app)所組成的。它們的服務方式很直接:軟件的提供方運營着一個平臺(本質上是服務器),每個用戶通過對應軟件連接到平臺上 …

部分互聯社交網絡測試感受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4 August 2018

本文尚未施工完畢,並且作者很懶於是沒有任何計劃 推薦閱讀互聯(Federated)社交網絡

Mastodon

整體而言,就如其協議所設計的目的一樣,Mastodon是一個微博客服務,其功能也是微博客相關的東西:有長度限制的狀態發表(文本、圖片),發表狀態的可見性,轉發、評論、讚,關注,還有個人介紹頁。當然,類似於多數“現代”系統,狀態發表內容中可以標記預警(包括但不限於NSFW),默認顯示替換文字,展開後顯示原始文字。

發表內容有四檔可見性,除去正常的全部可見、僅關注者可見及僅被提及者(還有自己)可見外,另一個比較特別的是不顯示在公共時間軸上但人人可見。

默認UI糅合了一定的Material Design、一定的Flat Design。其顏色我比較喜歡,但部分細節可能還有改進空間。Mastodon默認擁有四個分欄,分管不同功能。我在其他服務中並未見到這種設計,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優秀創新點,畢竟可以同時處理回覆以及查看動態,有利於提高效率(但該設計對那些只會單線程思考的人來說並沒有什麼用,反而新鮮的設計會導致他們產生失控感進而憤怒)。

Mastodon支持OStatus和ActivityPub協議,因而可以和相當多數系統互聯 …

互聯社交網絡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4 August 2018

互聯社交網絡是除了互聯即時通信系統/IM以外的另一主要互聯系統類型。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類系統的人可以類比互聯的效果爲:直接在新浪微博關注騰訊微博的人(而不需要去騰訊微博重新註冊賬號)。

之前在跟人介紹時,我發現有人會將互聯系統和SSO的效果搞混。事實上,兩者完全不同。仍然以上面在新浪微博S關注騰訊微博T爲例:SSO的本質仍然是在T上註冊了一個新賬戶,然後使用T上的賬戶去關注T上的另一個賬戶,而你的S賬戶上仍然是沒有對T上的關注;但互聯SNS的效果是你直接在S上關注T上的人,不需要在T上重新生成一個賬戶。如果仍然不理解,那請思考在你不登錄T時,即使你做過了“關注”,在你的S賬戶能否看到T上被你關注的人的消息。

幾大比較知名的互聯SNS系統爲:

既然叫互聯系統,每個互聯SNS之內各個不同實例/服務器間的用戶可以互操作。事實上,這些系統主要分爲兩種協議(以及HubZilla的Zot),每個協議內不同系統也可互操作。

下文將以協議爲主要線索串聯不同互聯SNS系統特點與分別、大概歷史、以及我個人對其看法。其中內容來自我對不同互聯SNS系統的瞭解(包括使用),以及背景閱讀(尤其是下文中將會經常引用其圖片的這篇文章)。

The Federation與The Fediverse

(來自https://medium.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