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沉

雜思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8 February 2020

隨着疫情,謠言和闢謠跟隨而來;同樣地,各種其他思潮也跟隨而來。我這些年因着各種因素,逐漸對以前不太看得懂或簡單歸結爲「愚民」的事情有了更爲系統的認知。這次事情給了我更多樣本,進而確認自己的認知。

本來最近時間較爲緊張,沒有機會能下筆描繪。然而本週一起突然感冒,因頭疼休息了很多天。加之週四玩桌遊時和人討論到不吃肉、環保之類東西,由於沒能表達清楚自己觀點(英語也是問題之一),所以最終覺得還是寫寫比較舒心。

本篇沒有「唯一」的主題——當然也可以說本篇的主題是「描述最近確認了的想法」。

先入爲主與黏着

謠言這事天天有、時時有,所以本身也不算什麼新聞。我感覺(猜測)謠言的產生機制和流傳機制應該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研究成果,所以我也不打算越俎代庖。

然而我感到比較難受的是,即使對一件事闢謠了,對同樣的一個人,他還會再次被哪怕只是稍微改頭換面的同一謠言蠱惑。

在這次肺炎疫情中,我父母那裏就出現了這事:我在早期(大年初幾的時候)就和他們說過「SARS病毒是生物武器」這一說法的可笑性(雖然是用來輔助證明另一個事);但在(十)幾日之後,他們發來一篇文章,其主旨是「此次的冠狀病毒是美國人研究的生物武器 …

近期折騰的那些軟件和腳本
by renyuneyun, post on Thu 23 January 2020

忽然發現自己好像好久沒寫什麼技術性的博文了,但想想好像最近除了繼續在維護Easer 從而繼續學一堆Android開發相關的東西(庫和坑)以外,並沒有什麼成果可以說道(倒是有許多翻了資料,但沒時間實現的東西)。但最近倒是折騰/試用了許多軟件,拼拼湊湊來一篇文章倒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畢竟許多情況下人們的問題是「不知道還有這個東西的存在」。

除了都是開源項目以及不依賴「雲」以外,折騰了的這些軟件並沒有什麼一致的目標。然而我卻是很意外地有一條線索將這些軟件串了起來。

同步軟件——Syncthing

出於各種原因,我需要在幾個設備間同步一些數據,主要是一些文檔之類的東西。由於設備涉及手機、筆記本以及臺式機,其存儲、電能都不大不相同,所以需要一個較爲靈活的軟件;然而這些設備並不一定會同時全部在線,我又不喜歡「雲」(噫,感覺好像找到了新一篇博文主題?),所以需要該軟件支持分佈式場景。挑來挑去,最後選擇了Syncthing,試用之後感覺的確比較符合我的需求。

其實更早的時候我是在用網/雲盤的,但很顯然,免費的網盤肯定是沒法完美的。用得最好的其實是堅果雲——雖然有每30天1G上傳的流量限制,總體來說還能接受(指早期;後來我因爲流量問題充過會員),而且對開發者以及Linux用戶(相對來說)比較友善 …

社會標籤:賦予和超越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27 December 2019

今天看到一篇題爲《这个00后社交软件,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QQ秀。》的文章。本來只是打算看看新世代的軟件是否會有什麼有趣的設計,但評論卻勾起了一點思索。

評論截圖

文章評論截圖

說是「勾起思索」,但實際上更像是想起或是想通了一件事:我好像有挺長時間沒有再用標籤來規定一個人。當然這麼說好像有點絕對,但至少對於相當部分的標籤來說,這句話是成立的。

我第一次有意識地注意到標籤的存在,大約是中學(應該是初三前後)時期——因爲當時的許多報導直指「90後如何如何(不好)」。當時一時義憤,順手寫了大半篇《90後又如何》,打算改改發在博客中(最後好像沒寫完?)。這次注意讓我模模糊糊地意識到,媒體上的信息可能並不全面,想要真正完整瞭解還是需要進入環境中去。但實際上我仍然沒有超越其上,文中我仍然在以「90後」作爲身份,並且(客觀上)仍然在使用刻板印象(只不過對象是所謂「80後」)。

再後來我在高三時瞭解到漢服運動,讀了許多思想文章之後,感覺有如醍醐灌頂(參見《五四·漢服運動》一文)。也在那前後,我更深切地接觸了自由軟件運動 …

Read in 1 mins
人羣兼容性
by renyuneyun, post on Tue 05 November 2019

這時代很多人都需要經常看顯示器,我也是其中一個。很不幸,我的眼睛並沒有超出常人的範圍,所以有些時候也會感到不舒服,無法再繼續看屏幕(但往往仍可以看其他東西)。然而由於種種原因(如跟人通信,自己腦子閒不下來),自己又無法較長時間離開電子設備。

我一直感覺看屏幕不舒服是因爲屏幕輻射的光過強,所以導致某種類似過載的結果。畢竟調暗屏幕亮度可以大幅降低不適。但從常識來說,太陽光的強度比屏幕高得多,然而在眼睛不舒服的時候看晴天的室外卻沒有看屏幕的相同感覺。可笑的是,我從來沒有找到任何實際解釋該現象的報導或文章,反而滿世界都是語焉不詳的「不眨眼」。我自己能給出的猜想只能是和偏振相關(比如屏幕光偏振不全或集中在某個角度),但自己沒有任何方法驗證。

類似地,其實我也覺得眼鏡戴起來總是比不戴着要有點略微的不舒服的。

於是我想起了讀屏器以及視障人士輔助軟件這類東西,簡單搜了搜,發現手機上還是只能用Android自帶的Talkback服務(也可能是谷歌框架的?):它的目的就是輔助視覺障礙人士使用手機,正好也符合我的需求。 經過基本的教程,我大概瞭解了其基本操作模式以及記住了自己比較在意的默認手勢。於是接下來就打算在其輔助下好好試驗一番,順便解放自己的雙眼。

然而,好玩的事情來了,我在這種狀況下仍然必須用的軟件中相當多居然都很難在這個模式下使用!

其中包括微信聊天、微信公衆號、ap15、trime……

原理

在繼續下去之前,有必要簡單解釋一下讀屏器的基本原理。因爲不瞭解原理的話,很容易就會認爲這是讀屏器的問題而不是那些軟件的問題 …

「你覺得繁體字好?」
by renyuneyun, post on Tue 23 July 2019

看此文標題,便知道又是在說簡繁。事情源於在某群中偶然貼上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之後的一系列討論。

行此文則是因爲他們的理由實在過於典型,但陷在其中的人卻又往往不自知,反而圈地自萌。這些理由見得多了,但他們似乎很難將我在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一文中交代的事情對應上,所以爲此成文。

其實本文本來只是打算丟在「如是我聞」分類中的。但在回顧過程中看到他們後來的討論,纔決定要形成完整一文。畢竟,他們的問題代表了相當多數人的問題。而這些問題其實是不堪一擊的,但問題的核心在於少有人給出這一擊。

預先重新聲明:我不是支持「繁體字」,而是不支持當前的標準簡化字;「繁體字」只是恰好比標準簡化字好點;我非常歡迎官方重新梳理漢字,頒佈新的標準。

簡述事情經過

本來完全是在討論別的問題,但有人偶然插了一句說繁體看起來太累,於是我貼了我不用簡化字的理由,然後引起了這麼一系列討論。 開始時,本屬於正常討論,焦點也是在於到底哪個更好(Q君和D君爲其表率)。雖然需要同時回應四五個人但至少還能處理過來。但後來隨着一些人的一些行爲,逐漸開始混亂。

有人(H)開始基於無知而發言(見下節 …

Read in 1 mins
Rust學習筆記/堆棧在Rust中的映像
by renyuneyun, post on Tue 25 June 2019

C/C++程序員應當對堆棧的區別很熟悉,畢竟這是和操作系統/低層直接相關的概念。如Java等不需要考慮堆棧的語言,其實質(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認爲)是儘量使用堆而不用棧,但這樣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性能問題(計算和存儲雙方面的性能)。由於Rust目的是作爲一門系統編程語言,故而其不能選擇Java一類的方案;但同時,它也努力從語言中剝除堆棧的直接出現,以便降低概念的雜亂。

事實上,前文已經提過Rust對於剝除堆棧的努力之一:壽元。壽元的存在使得思考值是否有效時不需要同時考慮堆棧(操作系統特性)+作用域(語言特性)這兩組有所重疊的概念,而僅需要考慮作用域和壽元的組合(皆爲語言特性)。

在絕大多數時候,壽元和借用機制足以滿足對堆棧的抽象。但仍然有個別時候會有繞不過去的必須將值分配在堆上的需求,這時候可以使用Box<T>類型。

Box<T>告訴編譯器將值分配在堆上,然後返回這麼一個對象(類似於一個智能指針)。提取值時和引用一樣,使用*來獲取值。

官方教程中有一個Box<T>的例子。)

Read in 1 mins
高郵土地廟拆除
by renyuneyun, post on Mon 10 June 2019

高郵於2019年3月拆除土地廟事宜。多方言辭。

Read in 1 mins
冀端午
by renyuneyun, post on Fri 07 June 2019

今年很巧,端午當天亦是高考首日,因而高考語文作文題目流出。看到今年全國(一)卷的題目(河南適用),在想想自己怎麼寫之餘,我卻又想到了一些其他事情。

端午

端午,又稱端陽,相傳這是楚地流傳下來的習俗。五爲陽數,五月陽氣正昇,重五之日尤甚。與屈原事蹟合併,成了現在的端午節。

說來很有趣,屈原的文字我讀了不少,每每感到感同身受。後來大一大二時背了完整的《離騷》,更是有「驚若天人」之感。屈原、李白、魯迅,這三人隱隱相互輝映,不獨是其不得志,也不獨是其有一手好文筆,更是其不屈從時俗,且更沒有隱遁。「固時俗之工巧兮,偭規矩而改錯。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為度。」

前些年,國內流行一種爲貪官污吏辯護的輿論氛圍,而其主打思維便是「清官無能」+「無能不如有能」+「貪官有能」。在此思維影響下,由於史書無法證明其爲政能力「極其強勁」,屈原、海瑞等人便成了他們的靶子;且行至高潮時他們將 …

Read in 1 mins